八一中文網 > 玄幻小說 > 魔臨 > 第四十一章 聯姻
        四周,到處都是奔逃的乾軍士卒還有正在追殺他們的鎮北軍騎士,有乾軍士卒跪下來祈求投降,但等待他們的,則是毫不留情地一記馬刀。

    這是李富勝的兵馬,這是一個瘋子的兵馬,他們已經習慣了這種毫不留情地處決方式,李富勝那通紅的眼睛又何嘗不是他們內心的真實寫照。

    不過,對于這些,鄭凡是無所謂了,他也懶得去管,戰爭就是這般冷血殘酷,并且,他也清楚,作為一支以閃電戰的方式越過對方防線直入腹地的軍隊來說,抓俘虜,是一件過于奢侈的事,他們根本就沒有精力去安排和控制他們。

    且在明天,李富勝及其麾下兵馬就要繼續南下了,也不可能帶上這些累贅。

    不過,普通士卒是普通士卒,但敵方的將領和貴人,肯定不在累贅之列。

    只不過因為這支兵馬的特殊性,似乎全都被主將感染成了嗜血的瘋子,所以才得以給鄭凡撿大漏的機會。

    鄭凡伸手,將祖東成腰間的那塊玉佩給扯下來。

    上輩子,鄭凡不喜歡玩玉,對玉石也沒什么研究,不過這輩子在這個世界醒來,倒是經常會碰到一些這類的玩意兒。

    四娘對這方面很有心得,每次針線活結束后,總會聊上幾句。

    不過,這玉佩哪怕對于鄭凡這個玉石門外漢來說,也能看出其名貴了。

    嘖嘖嘖。

    鄭凡爬起身,恰好這時有一群騎士從鄭凡身邊沖掠過去,待得他們走后,鄭凡看見一騎折返回來,不是梁程又是誰?

    梁程身上都是鮮血,不過看其顏色,應該都是乾人的,這貨的鮮血是黑的。

    “主上!

    “玩兒得開心不?”

    梁程有些含蓄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鄭凡注意到,梁程身上的甲胄有多處破損,顯然,在沖陣營跟著一起破陣時,也承受了很大的傷害和危險。

    不過梁程在戰場上的生存能力還是可以值得信賴的,別的不提,光是他本身的僵尸血統,就相當于開了個“鎖血”掛。

    “幫我抓個舌頭過來,我覺得這是條大魚!

    鄭凡指了指自己身旁昏迷過去的祖東成。

    “好!

    梁程繼續策馬離開,

    大概過了一刻鐘的功夫,梁程打馬回來,身前馬背上有一個頭破血流的乾兵。

    現在抓一個逃跑的乾兵跟在野外抓一只野山羊沒什么區別,只不過伴隨著鎮北軍追逃面積的擴大,想要再抓活羊你得多跑一段距離。

    “噗通!”

    那個乾兵被梁程直接丟下了馬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不要殺我,求求你們,不要殺我,不要殺我………”

    這個乾兵,已經被嚇破了膽。

    看其還算比較年輕的模樣,應該是第一次上戰場,很可憐的是,沒有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,直接懟上了鎮北軍,而且是懟上了鎮北軍六鎮之中最瘋狂的一鎮。

    “別怕,我不殺你,你告訴我,他是誰?”

    鄭凡伸手指了指祖東成。

    這個乾兵抬起頭,看向祖東成,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顯然,他認識,更顯然,他在猶豫該不該回答。

    而這時,梁程的刀直接架在了那個乾兵的脖子上,冰冷的觸感讓其和死神近乎是貼著鏡子打著招呼。

    “他,他是祖將軍!

    “祖將軍?”

    “祖家軍的少將主!

    “祖竹明的兒子?”鄭凡問道。

    祖家軍鄭凡自是知道的,也是先前被調撥北上的一支部隊。

    “嘖嘖!

    鄭守備心里美滋滋,自己這運道也真是沒誰了,上輩子開漫畫工作室老是被封殺,

    這輩子倒是到哪兒都能撿到功勞。

    這才是人生的正確打開方式啊。

    “祖家軍,先前排最前面的軍陣,是不是就是祖家軍?”鄭凡問道。

    “是,是的!

    “哦,行了,你走吧!

    “?”這個乾兵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梁程刀背拍了對方的后背,道:

    “滾!

    這個乾兵馬上激動地連滾帶爬跑開了。

    看著他那雀躍的動作,看著他那激動的神情,可能,幸福,就是這么的簡單。

    簡單到這家伙剛跑出沒幾十米,就被一名鎮北軍騎士策馬過來,一刀砍翻。

    “主上又立下大功了!绷撼坦驳。

    “還行!

    “祖家軍確實有些門道,如果先前沖陣的不是鎮北軍,換做其他的部隊,想沖垮他們的軍陣,真的很難!

    “你覺得鎮北軍如何?”

    梁程猶豫了一下,回答道:

    “如狼似虎!

    “是啊!

    鄭凡感慨著。

    “不過請主上放心,我們以后的兵馬,不會比鎮北軍差的!

    “這一點,我是有信心的!

    鄭凡拍了拍昏厥中的祖東成的臉,道:

    “扛起來!

    梁程馬上彎腰,將祖東成扛在自己肩膀上。

    二人牽著馬,開始向回走。

    前方,先前沖陣的地方,有鎮北軍士卒正在救治著受傷的袍澤。

    比起戰果來說,這些戰損,真的不算什么,而且戰場上,也沒有彌漫出絲毫悲傷的氛圍。

    大家臉上都帶著笑意,哪怕是受傷的士卒,也在不停地笑罵著什么。

    荒漠的風沙大,足以打磨掉絕大部分的多余雜質,包括生死別離這種情緒,戰死的袍澤,只不過是比自己早走一步罷了,也沒什么好傷心的。

    接觸得越久,你就越能發現這支軍隊內部的那種氛圍。

    他們,很純粹,純粹得,讓人可怕。

    但瞎子曾調侃過,且等他們打下大乾這花花江山后,會不會跟著一起腐化。

    他們腐化,鄭凡以后才有自己獨立的出路。

    也不一定是要鐵了心地去造反,但至少得謀求個自身的獨立性吧,作為一個穿越者,為不向人磕頭而奮斗,不過分吧?

    只是,看著此時的這支鎮北軍,鄭凡心里又忽然升騰出一種要是他們能一直這般純粹該多好的情緒。

    打完乾國,再打晉國,打完晉國再滅楚國,統一東方后,再橫掃荒漠滅王庭然后出兵西方。

    呼………

    不對,要真這樣的話,自己豈不是得一直當燕皇的狗?

    “主上,還有一個方法!

    “嘶,你跟瞎子學技能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,只是屬下恰好能感受到主上心里的情緒!

    “呵,那你說,還有什么辦法?”

    “鎮北侯有一個郡主!

    “我見過,母老虎一個!

    “長得如何?”梁程問道。

    “好看!

    “如果主上不舍得摧毀他們,倒是可以去收納他們!

    “你這就太理想主義了,別人家的飯菜再好吃,那也是別人家的,總沒有自家的飯菜香!

    “屬下受教!

    而這時,

    在前方坐著一個人,

    那個人渾身是血,像是被涂抹過了一層又一層地紅油漆,簡直膩得讓人難以忍受。

    但他一個人自在地坐在血泊之中,

    面前擱著一碟花生米,一碟肉脯,沒有酒,但這些小菜就順著指尖滴淌下來的血液一口一口地往自己嘴里送。

    仿佛,他所坐的位置,不是剛剛廝殺過的戰場,而是城內的小茶樓。

    不過,

    不管環境如何的變,

    他的心境都是那般自在淡定。

    一如年邁的老爺爺喜歡坐在門檻上曬著陽光。

    “我有點惡心!编嵎舱f道。

    “我有點懷念!绷撼陶f道。

    李富勝似乎是注意到了鄭凡和梁程,開口喊道:

    “鄭守備,你這家將,我真的很喜歡!

    這是今天第二次表白。

    鄭凡是很想成全他們兩個人,但鄭凡清楚,梁程不會離開自己。

    失去了自己,不在自己身邊,總不能看著其他魔王一步一步地增長實力自己卻一直原地不動吧?

    這種折磨,哪怕是魔王也都無法接受。

    李富勝似乎也懶得再繼續這個要求,因為這種事兒,本就不地道,自己的意思釋放出來了,若是梁程有這個興趣,明面上不好說,但背地里肯定會來找他,等到這時候,自己再操作操作,人就能要回來了。

    “我已經吩咐兒郎們將乾軍的軍旗和首級都收過來,待會兒帶回滁州城,你說說,不就是一座城罷了,也就是大了一點兒,人多一點兒,趙九郎為何這般看重?”

    “宰輔大人心中有溝壑,豈是我………”

    “說人話!

    “回稟大人,因為日后很長一段時間,我大燕兵馬將只駐扎在大城之中!

    “為何?”

    “因為乾國的國土太大,乾國的人口也太多,就算打下了乾國,在很長一段時間內,我大燕所能控制的地方,都很有限,所以,駐扎在大城之中自然是最佳的選擇。所以,讓他們安穩,極為重要!

    “行了,我不該問這個,反正聽也聽不懂,我只要有人殺就可以了!

    李富勝伸手指了指梁程背上的祖東成,問道:

    “他是誰?”

    “祖家的少將主!

    “祖家的?還算有點東西!

    很顯然,戰場消息的打探工作已經開始了,而且李富勝也得到了匯總。

    這個“有點東西”,顯然是不錯的評價了。

    畢竟,祖家軍所組成的軍陣,確實是三方品字陣里最堅固的一個,祖家軍的戰斗力,確實也不錯。

    不過這個不錯,是相較于乾國的水平。

    和蠻族比起來,那就差距有點大了,蠻族有時候看似溫順,但真的瘋起來的時候,是真的會毫不猶豫地跟你玩兒命。

    那種戰死到全族最后一人的例子,李富勝本人都親身經歷了好幾次。

    “鄭守備又立一大功!崩罡粍傩π,只是這笑容在滿臉血污的襯托下,顯得有些不是那么的親善。

    鄭凡則拱手道:

    “這是屬下應該做的!

    “那就煩請鄭守備將此人看押,他爹在北邊還有五萬人馬,說不得能起到一些作用!

    “用他來勸降他爹,難度可能會比較大!

    在鄭凡看來,這些大人物,很少會有那種被私情耽擱的情況發生,比如田無鏡,比如燕皇。

    李富勝搖搖頭,又抓了一小把花生丟嘴里,

    道:

    “陣前砍了他兒子羞辱他一下,也挺有意思的!

    “………”鄭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滁州城內,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王師來了,

    這是此時城內上至沒被抄家滅族的那幫權貴大人下至販夫走卒,都知道的事情。

    只不過,當燕人開始分發糧食時,前來領取糧食的滁州城百姓還是無比的眾多。

    與之相比,權貴們則顯得要矜持得多。

    甚至于衙門里的那些官老爺們,在此時還在惶惶不安地盤算著各自的事情。

    而在此時,

    瞎子北和一個老人慢慢地行走在滁州城的城墻上。

    這是一座巍峨高聳的城墻,作為滁州城的首府所在地,它自然不可能寒酸。

    但這座城墻,在燕人進來的那一天,并沒有起到什么阻擋的效果。

    瞎子北伸手指了指下方正在發放糧食的那個點,

    道:

    “溫大人認為此舉如何?”

    溫大人,溫蘇桐,也就是此時滁州城內名義上的最高官。

    昨日,是瞎子北親自帶人去了他的府邸,下令將刀架在其族人脖頸上,硬逼著這個老人戴上了官帽。

    溫蘇桐搖搖頭,此時也不曉得是放開了,還是無畏了,直接開口回答這個令他覺得面目無比可憎的瞎子,

    道:

    “愚者為民!

    瞎子北點點頭,沒有生氣,反而附和道:

    “然!

    “北先生既然知道施恩于小民,根本就得不來什么,就算他們知道這糧食是燕人發的,就算他們知道這糧食是貴族大戶的存糧,但他們也依舊不可能和燕人站在一起。

    只要城內的大戶貴族們出來煽動一下,他們依舊會對燕人表示憤恨,視燕人為燕狗!

    “這一點,我知道!

    “既然知道,為何還如此這般做?”

    “糧食太多了!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溫蘇桐。

    “溫老,眼下衙門內,估計不少人正在寫自辯的折子吧?”

    “是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沒什么,我只是覺得,溫老的目光,其實可以看得更長遠一點!

    “何謂更長遠?”

    “溫老現在心里應該很痛苦,一是在意自己日后的青史留評,二是在乎自己親族的安危!

    “呵呵!

    “其實,這本就不矛盾的,一點都不矛盾,一如先前溫老所言,眼下哄搶拿取我大燕軍人分發糧食的乾國民眾,他們并不會因此對我大燕就死心塌地,因為,愚者為民!

    “北先生,你約老夫出來,到底想說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是,溫老,你說,以后看青史的那些后人,又有幾個不愚的?”

    “后世之事,誰又可洞悉?”

    “那就往前看,你乾國太祖皇帝欺負人家孤兒寡母,奪國不正,但這妨礙趙家現如今還是乾國正統地位了么?

    沒有,一點都沒有,趙家,趙家的官家,也依舊是你們讀書人的君父,你們依舊是他的臣子!

    “北先生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若是大燕能將乾國顛覆,以燕并乾,試問,誰又會去在意溫老您今日的決定呢?”

    “北先生,您這是謬論!

    “我從不覺得自己的說辭是什么至理名言,只是想給溫老您解解悶罷了,就是不知,溫老,您眼下是希望待會兒開赴過來的,

    是燕軍,還是乾軍?”

    溫蘇桐沒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很欣賞溫老的真誠!

    “老夫什么都沒說!

    “不說是乾軍,就已經是一種態度了,溫老,您反正都是快入土的人了,現在當作的,自是為家族所思慮一些,你的孫子輩們,可都還很年輕!

    “北先生這是在威脅老夫?”

    瞎子北從袖口中取出一份卷軸,遞給了溫蘇桐。

    溫蘇桐接過卷軸,打開,看到卷軸上的字后,整個人身體都氣得開始抽搐,

    “這……你……你怎么敢……你竟然………”

    這卷軸是安民告示,以溫蘇桐這個“節度使”身份發放的安民告示。

    安民的內容,千篇一律,但除了安民以外,還以溫蘇桐的口吻將乾國官家等等一系列的都狠批了一頓,是怎么犯忌諱怎么來,甚至還上升到乾國太祖本就得國不正,姬家取代趙家成為燕乾共主是實至名歸的高度。

    “這是栽贓!這是陷害!”

    溫蘇桐喊道。

    “是,這是栽贓,這是陷害,這是我寫的,我可以給溫老您作證。

    但誰信呢?

    畢竟,溫老,您頭頂上的這頂帽子,既然是自己戴上去,您還想自己再摘下來?

    這份安民告示,今日就已經發出了,不光是滁州城,還有這四野八鄉也都貼遍了。

    溫老,您沒后路了,就算您一個人愿意主動扛起一切罪責,但您的家族,定然也是保不住了。

    趙官家雖說口頭上一直說著善待士大夫,但對這些事兒,您自己心里掂量掂量,能放得過你溫家么?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,想說什么!

    “老生常談罷了,既然沒后路了,就老老實實地往前走,以您的身份地位再加上您是第一趟的,我朝自然會將您立做典型,日后以乾人身份入我朝朝堂官拜尚書也是情理之中的事。

    您趕上好時候了,否則要是等那些相公們也投降了,他們的資歷和身份,可比您高多了!

    “呵呵,哈哈哈………”

    先前還在生氣的溫蘇桐忽然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瞎子北默默地站在那里,沒說話。

    溫蘇桐這個人,是瞎子北選的,既然選他,肯定有選他的道理。

    “老夫,有一個條件!

    “您,沒有提條件的資格!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您可以放一些狠話,但沒意義,因為您不舍得自己全族被滅,而我有能力滅你全族,所以,你沒有任何和我談條件的資格,您懂么?”

    “那老夫有一請求!

    “您請講,我必然會告訴我家主人,再由我家主人上書朝廷!

    “我的請求,不用上書朝廷,我一直很好奇,到底怎么樣的人,居然可以讓北先生您認主!

    “主上是潛龍在淵!

    “這話,可是有點犯忌諱的!

    “嗯!

    “我的請求,我有一個嫡親孫女,年芳十六!

    “我家主上不喜歡………”

    瞎子想說的是,自家主上不喜歡太小的女孩。

    但溫蘇桐卻搶先道:

    “不,我不是想和您家主人高攀,我那位孫女也并非國色天香!

    “那是?”

    “和您!

    沉默,

    短暫的沉默,

    瞎子笑了,

    指了指自己的眼睛道:

    “我瞎啊!

    溫蘇桐卻一拍大腿,

    道:

    “豈不正合適?”

    
2017独胆公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