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網 > 科幻小說 > 諸天幕后魔王 > 第八十三章 安心
    這時王尚抬頭看了一眼,發現張鵬飛的頭遮住了安心的臉。這讓他的心情放松不少,嘴里長出一口氣。

    司儀把證婚人請到臺上。

    那是醫院的領導,穿著肥大的襯衣,肥大的褲子,系著大號的皮帶,用那張肥臉下面的肥嘴,以及職業式的語調念著手里的稿子。

    沒人在意他說什么,大家都在看新娘子,或者后面的伴娘、伴郎。

    證婚人講完話是主婚人,從相貌與年齡來看應該是張鵬飛的伯伯。

    在這之后便是新郎新娘交換戒指拜天地喝交杯酒的程序,接下來是兒媳給公公婆婆敬茶,公公婆婆給媳婦紅包。

    一切結束后,新郎并沒有牽著新娘的手下去。

    叫人意外的是司儀在大屏幕上放了一首歌,當前很火很魔性的神曲,燃燒我的卡路里。

    韓怡帶著幾名伴娘走到臺前。

    下面的人都傻眼了,心想這姑娘要干啥?

    迎著下方賓客不解與茫然的目光,她動了。

    動動手,扭扭腰,晃晃腿……

    居然帶著后面的伴娘跳起舞來。

    嘩~

    臺下響起一片掌聲。

    好多年輕人在下面議論,這新娘子真帶勁啊,為了婚禮居然還排練了一支舞蹈,沒白來,真的沒白來。

    “好,好,好……”下面商國松、南木等人也在用力鼓掌。

    章邯擱一邊懊悔不已,嘟囔著:“當初我怎么就沒想到呢,她還是市歌劇院的舞蹈演員,如果帶上那幫姐妹跳一場,多有面子啊!

    強子在旁邊碰碰他的胳膊:“你可以再結一次嘛!

    “你是要嫁給我嗎?”

    三華與張斌擱一邊偷樂。

    強子說道:“好啊,你要喜歡,我嫁給你呀!

    媽的,這小子從高中就騷,大學畢業都工作了還是一樣騷。

    一曲歌畢,大屏幕上的音樂與畫面停止。

    韓怡同伴娘們鞠了個躬,帶著臺下賓客的掌聲退到后面。

    這時司儀走到前面,用手碰了碰話筒,聽到音響里傳出的撞擊聲,又咳嗽一下說道:“下面請新郎與新娘的同學上臺發言,大家歡迎!

    嘩。

    下面響起一陣掌聲。

    讓王尚等人驚訝的一幕發生了。

    原本站在伴娘與伴郎身后的安心走出來,迎著下方賓客驚艷的目光,大大方方走到話筒前面。

    她沒有看稿,也沒有醞釀,甜甜地微笑著,用同樣清甜的聲音說道:“大家好,我是安心,是新娘的閨蜜,也是新郎的同班同學,我見證了他們認識的過程,也是頭一個知道他們墜入愛河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安心一邊說著,一邊用她好看的眼睛打量臺下來賓。

    好幾次她的視線掃過來,王尚的目光只是輕輕一觸便飛也似的逃開。

    他很想對她報以微笑,用溫柔的目光表達自己的善意,問一聲你還好嗎?道一聲你真漂亮。

    但是為什么?

    為什么在另一個世界可以做到的淡看風云,笑對榮辱,在這一個世界面對安心時,都成了鏡中花水中月?

    時間在他的無限糾結中過去。

    安心的演講也進入了尾聲。

    “在這里,我想用一首歌來祝福新郎與新娘,希望他們記住從高中開始的點點滴滴,不忘初戀,不忘初心,讓愛情的回憶變成人生里最美好的部分,相伴百年,攜手到老!

    她拿下了架子上的話筒,往后面輕輕退了一步,露出長裙下穿著高跟涼鞋的秀美腳丫,像夜空皎潔的月。

    大屏幕上光影變幻,臺上傳來輕快的樂聲。

    “少男情初開一起追的女孩~

    讓美麗勇敢變身少女時代~

    我們都喜歡電影每句對白~

    Cuz I Know Oh~

    傻傻的呆也算可愛~

    青春的秘密不能說的告白~

    視線飄在你會出現的窗臺~

    這夏天匆匆漏掉什么精彩~

    I Don't Know Oh~

    有些感慨~

    熟悉鐘聲響~

    陪伴我們青春的跌跌撞撞~

    快忘了天真模樣~

    我從新鮮人將走到畢業禮堂的憂傷~

    初戀是飄著櫻花粉的浪漫~

    教室的桌子刻著情詩小抄~

    幼稚布滿每個過動的細胞~

    創意都用在取綽號開玩笑~

    Cuz I Know Oh~

    個性合不合很重要~

    能理直氣壯的時間剩多少~

    趁夢想還能經得起被嘲笑~

    穿著制服我們來拍情侶照~

    I Don't Know Oh~

    苦澀嘴角~”

    聲樂婉轉,曲境嫣然。

    她唱得真的很好聽,仿佛把人拉回了那個馥郁青春朝氣的年代。

    許多人回憶起曾經的美好時光,窗戶外的陽光,窗戶里的人,忘不掉的同桌,記不清的課文,以及沒有說出去的愛,或者無法得到的情。

    章邯歪著身子坐在椅子上,胳膊搭在椅背,笑著說道:“安心的歌聲還是那么動聽,仿佛帶著我們回到那些年,那些快樂的日子!

    “可不是嘛!蹦夏驹谝慌愿胶偷溃骸案咧袝r代,多么讓人懷念!

    強子說道:“嘿,嘿,你們倆夠了啊,這是張鵬飛與韓怡的婚禮,安心唱的這首歌是送給新郎與新娘的結婚禮物,又不是給你們的,你們起什么哄啊!

    張斌說道:“他們是想起高中時暗戀的姑娘了!

    三華插嘴說道:“還記得黑板上曾經出現的‘娶妻當娶安心’那幾個字嗎?現在知道是誰寫的了嗎?”

    眾人聞言搖頭。

    釋峰一直沒動,目光緊緊盯著舞臺上的女孩兒。

    胡昊陽在接電話,把手機緊緊貼在耳朵上,用手遮住嘴,小聲說著什么。

    武小六一邊喝著杯子里的水,一邊跟著臺詞輕輕哼唱。

    商國松也把注意力放在臺上,沒有關注身邊的情況。

    只有王尚低著頭,看著杯子里的茶水蕩起淡淡波痕。

    他看似平靜,其實內心深處醞釀著一場風暴。

    他跟安心的第一次正式對話,始于一部電影,一部很小眾的音樂題材電影,《奇跡那天如此重要》。

    然后是《海上鋼琴師》、《爆裂鼓手》、《海盜電臺》,繼而是《曾經》、《兩小無猜》、《雨中的巴黎》……

    他們會交流觀后感,給演員的每一個動作,每一個眼神打分。
2017独胆公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