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網 > 玄幻小說 > 最強角色扮演 > 第四百零二章 耶律棠
    似這等人物,更像是沾染了天命負面氣息的產物,雖然是天命的陰暗面,但卻同樣與天命相連,背后的牽扯太多。最好的辦法,便是遠遠避開,永遠也不要與之發生任何關系。

    不過,王曜景的存在,已經與天命站在了對立面上,他對天命懷有敬畏,卻并不恐懼。

    再者說了,他既然打算建立天庭,便遲早要與此方天地的天命有所沖突。這個人或者說與這些擁有類似命格的一批人,遲早會成為他的敵人,他必須早早的將這些人鏟除,才能免去后患。

    不過,相比起直接殺人給自己招來更大的麻煩,王曜景更傾向于借刀殺人。

    “躲在暗處看了這么久,你不累嗎?”王曜景跟青鸞說了幾句話,卻忽然間沖著梁上喊話道。

    青鸞跟著抬起了頭,卻發現不知道何時一個纖細的身影悄然趴在梁上。這人沒有發出半點聲響,再加上梁上烏漆嘛黑,如果不是可以去看,根本察覺不到。

    那人影見到自己被發現了,當即一翻身,飄然從梁上落下,雙腿微微屈下,就卸掉了沖擊力,也顯露除了不俗的身手。

    令青鸞驚奇的是,這人竟然是一個女人,并且是一個極其漂亮的女子。身材高挑,個頭不輸尋常男子,皮膚細膩如羊脂白玉,五官大氣硬朗,帶著些北方人的豪邁。

    “耶律棠見過先生。”女子被人叫破行藏,絲毫沒有尷尬之意,相反卻拱手對王曜景行了一個宋人禮節。

    這是男子間見面才會用到的動作,不過她用來卻毫無違和感,反倒為其增添了幾分落落大方。

    “姓耶律,莫非是遼人?”遼國只有兩個姓氏,一個是耶律,一個是蕭,這個人的姓氏特征太明顯了。

    “小女子契丹名字答里孛,我見先生如神仙中人,想必不會有國界之別吧。”耶律棠笑得狡黠,也笑得無害。

    王曜景聞言,也是一笑,“我倒是無有國家之別,但卻有敵我之分,只是不知道姑娘是我的敵人還是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王曜景直接將話茬拋給了耶律棠,卻是滴水不漏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先生如此實力,若是愿意做小女子的朋友……”耶律棠的眼底流露出一絲喜色。

    “不愿意。”王曜景眉頭一挑,還未待她將話說完,便直接打斷了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一旁的青鸞聽到師父這般說話,直接沒忍住笑了出來。而她這一笑,耶律棠的面上也掛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咱們還是別扯什么朋友敵人了,若是你真心要與我為友,又何必潛伏于大梁之上,應該堂堂正正的自正門而入。”王曜景揮了揮手,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這女子與之前的王英等人,幾乎是同時抵達這破廟的,甚至于女子比他們還早幾分。只是這個女子悄悄的從屋頂的破損處攀爬至大梁,而王英等人則是從大門闖入。

    對于王曜景而言,兩批人都算得上是惡客。

    “若是先生不歡迎我,那我還是不在這惹人厭了。”耶律棠的面上露出了一絲黯然,眉頭微蹙,配上她的樣貌,便是再鐵石心腸的人,也得軟了下去。

    耶律棠說罷,便從廟中離開。而王曜景始終眼皮低垂,連看都未曾看一下。

    出了破廟,耶律棠的心中當真是又懊惱,又慶幸。懊惱的是,這個道士竟然油鹽不進,而慶幸的是,幸好這道士不喜殺人,否則她今日之行為,很可能死在廟中。

    她本是追擊王英等人而來,只是王英等人防守的嚴密,讓她沒有偷襲的機會。她準備先行潛入廟中,等到王英一行人入內休息的時候,再給與雷霆一擊。

    只是沒想到,這廟內竟然有人捷足先登。而更沒想到的是,這人還擁有如此恐怖的神通。那條火蟒升騰起來的時候,她在梁上都能體會到那火焰中散發出來的劇烈溫度,只要一絲就能把她燒成灰燼。

    雖然沒能結交此人,但好在也成功脫身,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了。

    “那王英受了傷,此刻必然走的不遠,這正是我的機會。”這女子本就是為王英等人而來,在整頓了情緒之后,便沿著山道,尾隨著王英等人而去。

    “頭兒,你還撐得住吧?”王英整個人伏在馬背之上,后背焦糊一片,不過他的意識倒是頗為清醒,口中慘呼個不停。

    “死不了,哎喲,慢點兒,疼……”王英本來想訓斥手下人一句,卻牽扯到了傷口,只痛的齜牙咧嘴。

    他身上穿著的是鎖子甲,大部分都是金屬所制,這些金屬被火焰一燒,簡直如同烙印一般,已經印入了他的血肉之中。可以想象,等回去想要將這件鎖子甲脫下,估計也得扯掉后背大半的皮。

    “頭兒,這道人定然與那妖女是一伙兒的,待我們回京兆府,定然請呼延老將軍出馬,領軍將這二人斬殺。”眾人心中不忿,他們不過是想借宿而已,那道人就痛下狠手,而且他們在這一片可從來沒怕過誰,今日受了這等侮辱,自然是受不了的。

    王英齜牙咧嘴,卻并沒有說話。他是被王曜景的神通給嚇破了膽子,此刻也沒有了半分與之為敵的想法。

    那條渾身散發著兇厲氣息的火蟒,簡直如神話中的兇獸,讓他想來便膽寒。

    一行人胯下的馬兒滴滴答答的走在山間的道路上,道路難行,他們的速度很慢,幾乎每顛簸一下,都要讓王英齜牙咧嘴,這還沒有走出幾里路,他渾身就已經被汗水給浸濕了。

    “咔。”而禍不單行,就在行到一處陡坡之際,背負王英的馬匹一條腿忽然間陷入了坑洞,那細長的前腿根本就承載不住整個身體外加一個壯漢的力量,當場就被折斷。

    王英一個不察,直接就被甩飛了出去,負責牽馬的漢子趕緊伸手去抓,但卻只夠到一片衣角,然后就眼睜睜看著王英那圓滾滾的身體如皮球一般的朝著山下滾去。

    “頭兒!”眾人心頭一緊,趕緊下馬,朝著王英的方向追趕過去。

    但有一道影子,卻比所有人的速度都快。
2017独胆公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