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網 > 科幻小說 > 女戰神的黑包群 > 第2875章 八零年種田養家7
    東姝被她這樣喊了一下,也只是轉過頭,一臉無所謂的看了她一眼道:“那你去找村長哦。”

    說完,大步出去了。

    陶淑華在身后想撲過去,都沒來得及。

    院子里搭的靈棚,也拉了電線掛了兩個一百瓦的大燈泡。

    只是前院很亮,后院沒什么光啊,最多就是前院映過來的一點,也照不出來什么。

    陶淑華原本還想叫,但是她哥的棺材就停放在門前的靈棚里,陶淑華覺得自己的心里毛毛的,所以也沒敢追出去,只是氣恨的跺了一下腳。

    想著東姝也沒地方去,估計最多一會兒就回來了。

    因為想到這些,所以碗她也沒動,只等著東姝回來洗。

    倒是隔壁的嬸子好心,看到屋里堆著這么多碗和盤子呢,忙伸頭進來問了一下:“小華啊,要幫忙洗了嗎?”

    “不用,一會兒我嫂子回來了,讓她干。”陶淑華直接擺了擺手,表示不用。

    鄰居也是知道,他們家是什么樣的。

    雖然覺得,陶家的這個媳婦,真是可憐。

    不過,到底是別人家的事情,他們可管不了。

    而且人家陶家媳婦自己愿意,他們何必多管閑事兒呢?

    陶淑華說不用,嬸子又把頭收了回去,然后找了個地方,聽著院里的吹吹打打。

    而東姝這會兒已經深一腳淺一腳的去了村東頭。

    村東頭半山腳的三間房是陶大力的。

    村子里的人不喜歡他,原來收養他的陶老頭就是個鰥夫,家里窮,一輩子也沒說上媳婦,人到中年,白撿了個孩子,算是給自己送了終。

    所以,陶老頭原本的茅草房就跟村里隔的遠。

    后來陶大力自己翻了房子,也跟村里人拉的遠遠的。

    東姝過去找他,走了挺長的一段路,還需要爬一段山坡。

    這會兒除了自己家里吹吹打打,還有光亮,大部分人已經睡覺去了。

    東姝看了一眼智腦上的時間,晚上的8點半。

    對于村里人來說,這個時間已經不早了。

    所以睡覺也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陶大力的房子只蓋了三間,套了一個不大的院子,用石頭自己壘的。

    東姝來的時候,并沒有掩飾自己的腳步聲

    陶大力原本也沒睡著,又一向警覺,這會兒一聽院子里有動靜,忙披了衣服起來。

    “誰?”陶大力久不開口,聲音有些沙啞。

    院里黑,他又看不到人。

    自己屋里的燈,只有三十瓦,其實很暗。

    還照不到院外那么遠。

    “是我,田桂香。”東姝倒是大大方方的應下了。

    陶大力一聽這個名字,還反應了一會兒,可惜……

    好半天,也沒反應過來。

    “田桂香是誰?”陶大力沒反應上來村里有這號人物,想著這是個女人,估計是哪家的媳婦。

    他又不跟村子里人有交集,所以也不清楚,誰家的媳婦叫什么。

    東姝一聽他這樣問,差點沒直接笑了出來。

    壓下了笑意,這才應道:“陶正宗家的。”

    陶正宗?

    這個人又是誰?

    陶大力想了一會兒,這才反應過來,剛死的那個。

    這是……

    寡婦來敲門?

    那他要開嗎?

    這小寡婦不會是想對他做點什么吧?

    可是,他沒錢沒地,啥啥也沒有的光棍一條,想對他做什么又能怎么樣?

    因為長期不與人接觸,所以陶大力對于人群,其實還有些抵觸。

    猶豫了半天,這才去開了院門。

    說是院門,其實就是木柵欄拉上來的。

    東姝算是尊重他,并沒有直接從墻頭跳過去。

    “你,有事兒?”陶大力開了門之后,直接崩著一張臉問道。

    東姝借著對方屋里的光,再加上自己強大的視野,這才算是勉強看清了對方的模樣。

    原主的記憶里,也隱約有這個人大概的模樣。

    對方身高得有一米九了,身高體壯,體重估計也得有一百九的樣子。

    相比陶二伯娘那一攤肥肉,陶大力這是一身的肌肉。

    對方披著一件褂子,手臂露在外面,所以東姝看到上面很有爆發力的肌肉。

    “有點事兒,方便進去談嗎?只進院,不進屋。”東姝也怕陶大力有顧慮,所以只說了進院談,這個還是怕別人看到了,再惹麻煩。

    流言蜚語的,東姝不想聽,太臟耳朵了。

    聽東姝這樣說,陶大力抿了下唇。

    對方長著四方臉,深眉大眼的,看著有些兇巴巴的。

    如果再留個胡子,那就是妥妥的山匪大當家的。

    “進來吧。”陶大力猶豫了一會兒,這才讓了一步。

    東姝從他身邊鉆了過去。

    東姝那會兒喝水的時候,借著水照了一下自己的模樣。

    真的,說自己如今是四十歲,都有人信的。

    不止是手蒼老,臉也是,又黃又粗糙。

    只是沒有四十歲人的紋路罷了。

    頭發不長,估計是洗頭發不方便,所以剪了短頭發,就這樣發絲還是黃的。

    一看就是長期的營養跟不上,頭發都枯了。

    “兄弟,你想結婚嗎?”東姝進來之后,想了想,轉過頭問了一句。

    陶大力嚇得往后退了一步,然后緊了一下自己的外套,擰著眉問道:“你有病?”

    東姝:……!!!

    確認過眼神,是不會心動的人了。

    那么,接下來就好談了。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是,能不能幫個忙,幫我逃離苦海,我假裝嫁給你,放心,不會吃你的,用你的,也不會占你便宜,只是暫時借住在你這里,以后我賺了錢,會還你的。”東姝盡可能的將話說清楚。

    “住我這里,還不是占我便宜?”陶大力想了很久之后,這才啞著嗓子反問一句。

    東姝表示:自己居然無言以對。

    “那你想打一輩子獵嗎?”對陶大力下手,也是因為,對方好洗腦。

    對方打獵已經不怎么容易生存下去了,所以給他畫大餅,寫上宏偉藍圖,說不準,一個沖動,便會跟著自己干。

    被東姝這么一問,陶大力一時無語。

    兩相許久的沉默,最后還是東姝先打破了:“如今社會在發展,打獵已經沒辦法維持你的生活了,就算是你有些底子,又能維持多久,你不想改變嗎?”
2017独胆公式